注册 找回密码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云阳人家

搜索
查看: 4704|回复: 17
收起左侧

随笔 有个地方叫犀牛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6 23: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随笔      
             有个地方叫犀牛河(图文/寻梦的夏虫)
     小时候,大人们常说,“丫头,你是犀牛河煤渣子堆里捡回来的!”有次大人们像往常一样这样的逗我,我急红了眼,哭着跑回去问爹爹(姑姑),“我真是犀牛河煤渣子堆里捡回来的吗?”“你真是个傻孩子,他们逗你的……”爹爹(姑姑)摸着我的头笑着说。
     犀牛河又叫向阳煤厂,煤厂旁边是向阳火电厂,从江口分路,朝左手边走,朝右手边走是鱼泉、沙坨,向阳煤厂属于原向阳乡犀牛村。上个世纪70、80和90年代这里是云阳重要的工业园区,从县城里每天都十几趟班车来这里,这里员工加上家属最多的时候达到2000多人,鼎盛时期年产煤炭达到10万吨,远销江浙沪。
      由于外婆在厂区摆摊,开小卖部,我则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名人。那时外婆又要照摊,又要做农活,养猪,种菜等,外公还在车间设备室,三岁的时候,外公调到宣传科,他每天去娱乐室放电视,写板报,管理报纸这些。
      秋季末,外婆把堆在灶屋(厨房)边边的洋芋(经过一个多月的堆放,洋芋表面缩水了,原来光滑的表面,变得邹巴巴的,然后洋芋发芽了,长出很多小芽芽,嫩黄嫩黄的),拿个小板凳坐边边,用小刀划成六七瓣的样子。一般晌午过后,外婆会下地弄猪草,这个时节,外婆背上锄头,拿着装着洋芋瓣簸箕,在屋后去上坡种土豆。外婆先把坑挖好,种土豆需要许多小坑(方言叫点窝子),她挖好一块,我就跟在后面往小坑里放洋芋瓣,这样慢悠悠的弄,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外婆离歪脖子桐子树不远处的小山坡上,种的是红苕,坡地下面一条小路,把两边一分为二,左手边是稻田,右手边是包谷地和红苕地。红苕藤一年可以收很多季,那时家家户户都种它来养猪。有时外公带我上坡,他最喜欢拿红苕藤给我做项链,一根红苕藤项链我高兴地可以玩一下午。红苕藤项链很好做,随手在地里抓一根,一正一反的弄成小段,依靠红苕藤自身强大的“经脉”,支撑着许多小段,由此做成红苕项链。
        最喜欢那时的夏天,每次跟着舅舅们或者姨母们,过黄色栏杆的大桥,走过一段公路,又过一个大桥,运气好时,正好遇到大桥喷水,那水人喷出来是热的,因为用煤炭发电,发电机需要降温系统,水是最好的散热剂(小时候不懂,初中学了物理才明白)。穿过大桥,在桥头有个亭子,亭子旁边有假山,还有一个水泥大象,舅舅参加工作后买了相机,我还坐在那大象上照过相。
     再进去一点,穿过大门,听到轰隆隆地声音,再穿过一大片厂区,过一个铁架子(图九)桥,沿着石街走上坡,又走下坡,小坡下左手边是火电厂小学,从幼儿园教到小学三年级,右手边是火电厂宿舍楼,大舅家就在那里,他们家有个姐姐,小名叫甜甜,每次去那里,甜甜姐姐会带我去旁边的学校玩。
     有时夏天,二姨带我去火电厂把甜甜姐接过来,傍晚带我们去煤炭厂澡堂洗澡(图一)。有次,二姨先给我们洗完,让我们俩自己先回半山腰的外婆家。
        我和姐姐刚走到离歪脖子桐子树还有十几米的地方,天已经很黑了,小路左手边是一家人才修好没多久的一楼一底的房子。刚走到那里,旁边有条很小的水沟,需要跨很高一步(类似一步很高的台阶),姐姐和我手牵手,我们刚走到那儿,准备跨过水狗,突然感觉脚背冰冰凉的,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借着那户人家的灯光,我俩看见一条很粗的蛇,从我们脚背上在爬,还听到急促地呱呱的青蛙叫声。当时我俩就吓得大哭起来,那户人家有位阿姨闻声赶出来:“袁叔叔的外孙女,你们在哭啥子?”“嬢嬢,蛇,蛇,快来救我们,我们怕……”,阿姨马上“你们等到,我进屋头去拿根棍子,你们千万不要乱动!”
    阿姨从屋头拿着棍子走上来时,正好碰到走外婆家里去吃饭的表舅,他听说蛇后,快速拿着探灯,朝水沟那里晃了晃,我只看见个蛇尾巴,两三秒就钻到草丛里不见了。表舅谢了阿姨,拿着探灯(那时下煤窑,用的照明灯,黑色粗粗的线连着一个约十几厘米长,约十厘米宽的电瓶。)带我和姐姐一起回外婆家。当晚外婆和外公严厉地批评了二姨,从那以后,姨母们带我们去厂区里洗澡,给我们洗完了,让我们在耍等到,不敢单独让我们回去。
      舅舅和舅妈新婚后,经常回犀牛河,每次回来就把我带着。初冬时节,没有什么蔬菜,我望风,他们倆跑到田坎上去偷摘别人种的豌豆尖,舅妈说,有人来了你就快喊,或者大声唱歌。那个冬天,我们就这样去偷了好多豌豆尖……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外公退休了,母亲顶岗接了外公的班。最开始母亲在车间里,干体力活,后来被调到大食堂了。一放暑假,父亲就把送到犀牛河,母亲有时候夜班,带着我睡在食堂里,每次睡着正香的时候,下夜班的人开始敲木窗,母亲打开木窗,披上衣服,收取饭票,用称给同事称饭(是那种杠杆称,有个秤砣),我睡在约一米多长的簸箕里,看着母亲忙碌的样子,一晚上起来很多次,有时一晚上没有人来,母亲可以睡到大天亮。等厨房的师傅来了,帮忙蒸馒头、花卷。冬日里早上母亲一般给我买一个很大的馒头,分成两半,吃一半,另外一半留在下午,我饿了,用一根筷子穿着,拿在了火炉边烤起锅巴了吃,那味道现在都忘不了!
        冬季凌晨四点,外婆他们开始摆摊了,从山上陆续下来的孩子三五一群打着火把,大的孩子照顾着小的孩子,去小食堂买馒头或花卷,边走边啃,走山路去向阳读书,那时问过他们要走接近一个多小时。其实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我很羡慕他们,可以这样子快乐地走着去读书。
       犀牛河里没有犀牛,是一个漂亮的地方,一个让人忘不了,离不开的地方。
     
1567785406027.jpg
1567785406141.jpg
1567785406518.jpg
1567785405928.jpg
1567785406460.jpg
1567785406083.jpg
1567785406287.jpg
1567785406363.jpg
1567785406210.jpg
1567785440685.jpg
1567785440626.jpg
1567785440811.jpg
1567785440553.jpg
1567785440752.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于 2019-9-7 0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7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去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1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7 1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7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红苕藤一年收很多季,红苕一年只收一季,现在正是吃红苕的季节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23: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23: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笨 发表于 2019-9-7 16:15
是红苕藤一年收很多季,红苕一年只收一季,现在正是吃红苕的季节了

好,感谢赐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2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口里面,和云安盐厂一样,都是当时有名的国企,为我大云阳和人民做出了杰出贡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2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口里面,和云安盐厂一样,都是当时有名的国企,为我大云阳和人民做出了杰出贡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8 21: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997年的时候在向阳上个班的,总共在里面先后呆过一年多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21: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9 08: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09: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09: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利子 发表于 2019-9-8 21:00
1997年的时候在向阳上个班的,总共在里面先后呆过一年多时间。

那您应该对里面还有印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