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找回密码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云阳人家

搜索
查看: 4190|回复: 3
收起左侧

[风景古迹] 张飞曾在云阳大显威灵,吹送逆风30里,令船只3日无法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8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飞曾在云阳几次显灵,一次是明末张献忠率军沿长江进川,张飞脚立江中,一脚立云阳县城,不让张献忠入川。一次是清康熙年间,河道总督张鹏翮乘船回家省亲途经张飞庙,狂言文臣不拜武将,张飞大显威灵,吹送逆风30里,令张鹏翮所乘船只3日无法行走。
1.jpg
漫步云阳街头,路很宽,建筑近乎全新,走在街上的云阳人意气风发的样子,在和他们的交谈里也发现,大家都觉得搬迁以后,生活质量全方位提高了。可是,我的感觉却很奇怪,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我总觉得有种“空”弥漫在城市上空。后来,我想明白了,那种“空”,就像我前两年刚刚搬进新家的那种感觉,新房子和新家具还没有来得及和住的人融为一体,那是由房子变成家之前的一种“空”。
2.jpg
在云阳街上闲逛,发现这里人们的问候语不是“吃了没有”或者“离了没有”,而是握着手彼此问:“你现在住在哪里嘛?”两个人就开始四处指点着告诉对方自己新家的位置。因为大多数街巷还没有正式命名,他们只好找个家附近的大单位或者名头响亮的地方做个参照物来说明具体位置。不知道这个时候,他们心头有没有掠过自己老城那个家的地址,它们叫玉皇阁巷、岁进士巷、江西巷、文昌宮巷、城墙边巷、天上宫巷、二贤祠巷、大梯子巷、打铜街、陕西街、天主堂巷、罗汉庙巷、福音堂巷、白衣庵巷或者湖北馆巷……他们曾经住在那么引人遐想的名字里,那些纵横交错,一呼百应的街巷里。
3.jpg
详细交换了新的居住情况之后,“空了来耍”就成了告别的客套话——相信这真的是客套话而已,因为够交情的人之间,一定早就互访了新居。还有一次在石梯上,看见两个老人相遇,似乎也是在大搬迁里失散的老友。一些客套话之后,我听见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说:“家安好以后,我忙了半年,写了个回忆录,哪天我拿来给你看看?”

另外一个人表示出浓厚的兴趣,于是他们约好了交接回忆录的时间地点,没写的那个惭愧地说:“我也一直有这个想法,就是驾不起势,还是你勤奋啊。我也要抓紧整。”茫茫人海里,邂逅这样的对话,多么温暖呵。
4.jpg
云阳县文化馆退休的文学辅导干部湛泉钟先生,住在云阳最热闹的中环路,安静地读一本上个世纪80年代的翻译小说,为遥远时空里那些人的命运唏嘘扼腕,像麦克白那样感叹:“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

他说起童年时候吃过的云阳小吃“瑞兰斋桃片”,用一种特别的糯米窖存三年才吃,薄薄的,黏黏的,一片片撕了吃,猪油和核桃混合的香味是他童年最向往的气息。他说,那种桃片浸的猪油之多,可以划一根洋火点燃。现在“瑞兰斋桃片”由后人改“王大汉桃片”,那种糯米转了基因了,没有人有耐心用三年的时间来窖桃片,滋味究竟如何,也没有勇气去尝了。
5.jpg
他谈起张飞庙的文物为什么躲过了“文革”那一劫。当时看庙的人是一个出身不太好的乡村教师,每天干完了杂活喜欢欣赏和临摹那些题刻。后来,当他感觉到它们随时有灭顶之灾的时候,他开始把主席的“最高指示”逐条写在这些题刻的背面,于是那些造反派没有敢冒犯这些“最高指示。
6.jpg
云阳的诸多细节,令我离开的时候回望这座城,在云水之间,似乎不再有那种空茫茫的感觉。
来源:小脸猫爱出行

评分

参与人数 1云豆 +4 收起 理由
云阳人家 + 4

查看全部评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于 2019-10-8 1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带女儿去张飞庙,听解说说过,文革时有人把mao语录刻在背后,现在知道了是位老师,为他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8 21: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9 17: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